當前位置:媛媛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使徒。 > 第3090章 愛人探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使徒。 第3090章 愛人探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馬永標也是識時務的商界老手,掂量勢頭不對便四處尋找買家接手項目,勳城之大總有敢於刀口舔血的。

聽到風聲後蔣躍進又主動找馬永標,說永標啊大吉國際金融會務中心項目可是我特意留給你的,雖說目前遇到點困難但前景一片光明,我建議多撐會兒彆輕言放棄。

馬永標為難地說老朋友麵前我不藏不掖,實在資金麵頂不住了,無休止磨蹭下去我擔心把整個深南集團都拖下水。

蔣躍進點頭表示理解,沉思良久說城投公司耿總是我老部下,我讓出麵幫你融筆錢渡過難關如何?

馬永標驚喜地說那敢情好,多謝躍進鼎力相助!

於是在蔣躍進親信市城投公司蔣副總的介紹下,馬永標向融銀投資集團借了兩個億高息貸款。

當時馬永標也真是借錢心急忽略了借款協議內容——融銀投資集團宣稱是製式合同文字,裡麵有個條款明確規定借款必須全額用於雙方約定用途,若用途不實融銀方麵有權中止協議提前收回借款。

當然銀行借款合同也有類似規定,不過正常情況下都睜隻眼閉隻眼,隻要正常按季結息按期還款就行,誰管那麼多啊。

借款期為兩年,可半年後融銀投資集團以用途不實為由翻臉要求深南集團提前歸還借款,馬永標深感驚愕,連忙跑到蔣躍進辦公室請他出麵調解。

蔣躍進深沉地說融銀投資集團是成熟的金融企業,具有防範和控製風險的本能,正府可以打招呼多寬限幾天可無權要求它提前收回借款,萬一,我的意思是萬一深南還不起錢人家不得跟正府打官司?

馬永標看著老朋友瞠目結舌,一時回答不上來。在他腦海裡蔣躍進何時變得如此謹小慎微?蔣躍進向來以膽大、臉皮厚著稱啊!

蔣躍進這才說,永標啊你這樣拆東牆補西牆也不是辦法,彆的不說,每年利息就能把你拖垮,乾脆,深南集團引入戰略投資者來補充核心資本,一勞永逸解決資金不足問題。

然而馬永標最反感引入戰略投資者,擔心長此以往集團逐漸被資本侵蝕,自己失去對深南的控製權。

而且從剛開始慫恿自己投資大吉國際金融會務中心項目,到遇上拆遷大坑,繼而融銀投資集團勒令提前還款,一係列有違蔣躍進一貫風格的操作讓馬永標起了戒備之心,腦子裡不由多個問號:

他想打深南集團主意嗎?

企業老總碰到這種事向來都很敏感,不會輕易被正府領.導忽悠。

馬永標遂嘴上答應下來,暗地裡加快對大吉國際金融會務中心項目的轉讓,下定決心哪怕虧本也要儘快脫手,趕緊地甩掉這個沉重包袱。

哪知道蔣躍進動作更快,冇過幾天便將馬永標拉到談判桌上,對麵赫然坐著神秘低調的南方海運集團。

縱使如此馬永標還抱著談判誠意,在他看來如果各方麪條件都說得過去,戰略投資者不會對深南集團產生根本性影響,不妨試著去做,馬永標也非頭腦僵化一成不變的老總。

誰知,南方海運集團壓根冇想隻參股不決策,而是獅子大開口要求收購!

至此馬永標心裡明白踏入了蔣躍進的圈套,不動聲色說收購也可以考慮,貴方先做資產評估,價格合適再坐下談。

說白了馬永標還是想拖,正常流程這麼大攤子的深南集團所有資產評估起碼需要四個月至半年。

然而南方海運集團的確有備而來,六個評估小組齊頭並進每天工作時間16小時以上,短短兩週評估報告便正式出爐,認定深南集團淨資產即收購價為:

1.2億元。

馬永標看到這個數字頓時炸了,感覺到深深的侮辱,須知深南集團總資產達67億,彆的不說,但那些海輪加船塢也不止1.2億啊。

況且就在剛剛,馬永標已將大吉國際金融會務中心項目低價轉讓給了其他房產商,遠洋航運雖然蕭條但近海航運略為有了起色,深南集團最困難的時刻已經挺過去了,怎會這般受人羞辱?

當下毫不猶豫拒絕收購。

馬永標不知道的是,此時已由不得他了,因為南方海運集團為得到省正府300億免息貸款和稅收、土地資源等方麵優惠獎勵,承諾未來十年內累計投入600億,必須把總盤子做大做強,收購深南集團已經箭在弦上!

“仔細考慮考慮,彆太倔。”出談判室後蔣躍進勸道。

馬永標心裡恨透了這個賣友求榮、虛偽無恥的副市.長,冷冷道:“不用想了,我自己的路自己走!”

兩天後,馬永標被捕,深南集團及旗下所有產業都被查封;緊接著迫不及待的低價拍賣,款項卻冇歸還稅款而是連本帶息劃到融銀投資集團賬上;再然後經山思資產過渡了一下,南方海運集團終於將深南集團鯨吞下去……韆釺哾

至今賬麵大獲盈利。

周沐現已查明——與柏芳蓮所說一致,南方海運幕後大股東便是蕭老的大兒子、勳帆經貿發展集團董事長,蕭誌慶。

關於勳帆經貿發展集團,在勳城一直是很神奇的存在,表麵上(賬麵)好像什麼都不做,類似皮包公司、空殼公司,實質很多大工程大項目以及暴利壟斷行業都有它的影子,比如它是茅台五糧液等名酒全省總經銷商,比如它是最高等級的菸草商和上百種奢侈品代理商等等。

甚至蕭家在勳城港的股份也與勳帆經貿發展集團有關,它的真正實力無法想象,以周沐估計,比嶺南都家隻高不低,畢竟這些年來都建尹處處遏製阻攔,都海嬋、都海驕的產業或多或少都受到影響。

周沐還查到,大吉國際金融會務中心項目的拆遷大坑也與蕭誌慶有關,之前負責該項目的是暨南六建,也是蕭家家族產業,意識冇法解決那些釘子戶後順勢給馬永標挖了個大坑。

融銀投資集團不用多說幕後老闆也是蕭誌慶,馬永標就在蔣躍進一步步蠱惑下被越坑越深,最終難以自拔。

至於蕭誌慶為何能要挾蔣躍進出賣馬永標,那恐怕是另一個故事,隻有等到深南案水落石出的一天。

按理查到這個程度證據確鑿,線索分明,可以直接移交紀.委並上報申委,請求抓捕關鍵人物蔣躍進以查明真相,但周沐猶豫了。

一方麵蔣躍進已經主動辭職賦閒在家,可以說為自己行為付出足夠大的代價,殺人不過頭點地,在官.場痛打落水狗並非喜聞樂見的事兒。

另一方麵蕭誌慶跟之前落馬的蕭誌渭等都不同,他可是蕭老的長子,蕭家的門麵,真要動他後果比拆蕭家祠堂還嚴重,也將直接導致蕭家與都家徹底決裂並以死相拚!

有這個必要嗎?恐怕不是都建尹表達的意思吧,他要周沐做好事、做實事但彆動輒得罪人,重蹈俞晨傑的覆轍。

因為進程走到這一步,幾乎所有人都看好白鈺向上的空間,勳城不會是其終點站而是仕途匆匆驛站。

那麼,周沐所要做就是穩紮穩打履行市.長職責,將來順利接任詩委書計。況且不管自己對他的態度多麼惡劣,她內心深處仍覺得他會在關鍵時刻相助,因為……因為……

從詹小天的電話想到深南案,周沐站在辦公室思緒翻滾不知不覺過了下班時間,秘書在外間偷偷瞄了好幾回卻不敢出言詢問,唯恐遭到這位脾氣大的女市.長斥罵。

手機響了,一看居然將近一年冇聯絡的老公都躍憧!

周沐頓時火冒三丈,接通後冷冷道:“乾嘛?”

都躍憧卻難得地溫柔,笑嘻嘻道:“回來探親啊,好久冇見今晚敘敘舊,冇準弄個二胎什麼的。”

提到探親周沐心一軟,低聲道:“等我回去再說。”

她倒也是風火火說走就走的性子,當下合起筆記本拿著手機便大步出門,五分鐘後乘坐專車駛出市府大院。

回到都家大院,進了臥室被都躍憧從側麵緊緊抱住,嫻熟地從脖頸一路往下吻,手也靈巧地探入懷中,壞壞地在她耳邊笑道:

“這麼久了想我冇?想到什麼程度?今晚誰在上麵……”

周沐身子酥軟化作一灘水溶在他懷裡,低低呻.吟道任他輕薄,腳底下挪到床邊一齊滾落然後摟作一團。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姿勢,熟悉的套路,周沐屬於歡愛當中投入感比較快且強的,霎時迷失在都躍憧進攻之中。

“老公……我要……”

周沐低吟道,不由自主地奔放起來,身子開始發燙,肢體動作幅度開始變大,孰料她纔剛剛啟動都躍憧卻已不行了,哆嗦數下便繳械投降!

唉,真是每況愈下,兩三分鐘眨眼就過去了。以前倒冇覺得怎樣,大概天底下男人都如此,現在真是冇有比較就冇有傷害,與白鈺的兩夕狂歡實在……

“怎麼樣,夠不夠勁?”

都躍憧涎著臉問,其實自知近些年在那個外國妞身上消耗太大傷了元氣,肯定不可能讓妻子滿足。

周沐足足停頓半晌擠了個笑臉道:“帶勁……還冇吃吧?到西餐廳浪漫下?”

她想好了還得低眉順眼做老公的小媳婦兒,歡愛方麵差就差點總比冇有好,至於白鈺有過兩次永生回憶以後彆想了,好比旅遊,迷醉於旖旎風光感歎大自然鬼斧神工,能在景區過一輩子?

還得乖乖迴歸家庭。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